关于李宗光:年线兵临城下,反转来了吗?的一些推荐

admin 12 0

不觉间,指数本周已突破3400点,距离年线3440点仅有一步之遥。值此关键时刻,大盘短期方向选择,成了所有人关心的问题:

指数能否一鼓作气,突破3440点年线,并继续向上

市场反转来临了吗?

是时候切换至牛市思维了吗

一场“蓄谋已久”的反弹?

4.27以来的指数反弹,几乎符合反弹的所有特征:

1)多重因素叠加共振下,指数出现(超预期但较为充分的)调整;

2)随着一至多个风险因子的改善,或反转,预期改善,推动指数触底反弹;

3)逼空行情,增强了指数反弹的高度和持续性,反转和乐观声音开始出现;

4)板块轮动,早期由主力板块主导,后期逐渐向基本面较差板块扩散。

如我们此前文章梳理过,年初以来,多重因素叠加、共振,推动了指数出现较大回调:

美联储激进加息,对抗通胀

多重约束下,稳增长滞后于曲线;

地产行业进入寒冬。

产业政策影响;

滞胀下,赛道股戴维斯双杀。

疫情暴发,使经济活动出现“急刹车”。

俄乌冲突;

如果说,多重因素共振下,股市下跌是一种“宿命”,那么下跌越大,反抗力道越强。实际上,3月中旬以来,“反抗”的力量不断积聚,酝酿一波“蓄谋已久”的反弹:

指数出现急跌,短期调整存在超调。这波上证指数、创业板最大调整幅度高达23%和40%,调整速度甚至超过了2018年。急跌过程中,绝对收益机构不断减仓,释放了风险;

3.16金稳委会议,对市场关切各个风险进行了初步回应;

疫情在4月中旬左右到达高峰,后逐步回落;

受此影响,4月份经济砸出了深坑,也预示经济将会触底反弹;

4.29政治局会议坚强有力,吹响政策反转号角;

政协互联网企业座谈会,预示互联网政策出现反转;

5.25稳住经济大盘会议,行政机器动员起来稳增长;

美联储加息靴子落地,冲击洪峰已经过去;

基于对股市运动规律的认识,在5月8日这波行情的起点处,我们提出了《

中级别反弹临近,或是年内胜负手》,及时翻多。这波反弹的力度、持续性,超出了我们的预期,但整体仍符合反弹的经典特征:

分歧与犹豫阶段(4.27-5.31,上证指数2863-3173):这一阶段,多空分歧较大,指数上涨主要由利好事件驱动,是一种自发的、犹豫地上涨。即便市场整体悲观,但利好不时出现,仍在推动指数被动反弹。这一阶段,很多人不愿意入场,因为判断上涨属于技术性反弹性质,至多到3172点60日线附近;

情绪驱动与空头回补阶段(5.31-6.14,上证指数3173-3288):这一阶段,乐观情绪开始起来,说服此前一些不太坚定的空头,此次反弹不是技术性的,而至少是中级别的。这一阶段,以汽车、新能源为旗手,流动性和情绪相互叠加,推动大盘突破60日线后强势上攻!特别是在外围美联储大幅加息带动美股暴跌情况下,A股终于有了自己的脊梁,屡次出现深“V”行情,市场情绪被瞬间点燃。

逼空与补涨阶段(6.14-至今):这一阶段,大盘稍事休息后,轻松穿越120日线,然后持续上攻,至年线附近。指数强势上攻下,出现了明显的“逼空”行情。之前比较坚定的空头,在业绩压力下,被迫下场。越来越多的人喊出了“反转”,甚至有人开始看4000点。后知后觉资金入市,不愿给人接盘,于是布局前期“滞涨”板块,近期建材、地产、家电、工程机械、医药等板块出现了经典的补涨行情。前期滞涨板块多是业绩和景气度较差的板块,其上涨更多地一种资金行为。

图1、4.27反弹至今,各板块涨幅排名

02

反转还需几重门?

这波上涨至今,上证指数涨幅达到17.4%,创业板指反弹幅度接近30%,已经超出了我们初始给出的中级别反弹的幅度。但目前,我们对于反转的判断,整体仍持谨慎态度。反弹,还是反转?真正的考验仍未到来。

历史上,V型反转不是没有,但确实需要较强的基本面或政策面反转支持。比较典型的两次反转。

2019年初反转。大背景是2018年跌了一整年,风险释放非常充分。同时,政策不断释放暖风,直至2018年11月底的民营经济座谈会,基本是一个大的政策拐点。同时,2019年是5G元年,叠加猪周期,自下而上风口较多,推动了市场惊天反转,累计涨幅达到27%;

图2、2019年反转:政策反转叠加行业风口

2020年初反转。主要是疫情后,全球各大央行放水,特别是美联储无限量QE支持。国内方面,两会政府工作报告提出“引导广义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明显高于去年”,释放了极强的宽松信号,是市场反转的主要动力。此后一年多的波澜壮阔的A股核心资产行情、海外科技股行情,以及比特币行情,本质上都是放水行情。随着流动性紧缩,这些板块近年来都出现了幅度惊人的调整。

本次上涨,能否是反转性行情,核心地取决于经济基本面和政策面是否出现了反转。市场预期已经打的不低,后市的反转,需要基本面、政策面的实质性利好兑现:

1)政策反转?目前利好政策频出,比如本周出台的3000亿元政策债支持基建项目。这段时间以来,利好政策不断,需要区分多少是“防御性”的(救急、维稳),多少是进攻性的(扩大总需求),稳增长实质性抓手在哪里?从货币政策口径来看,仍是稳健的货币政策,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仍和GDP增速保持一致,政策力度肯定不高于2020年疫情暴发阶段。此外,随着海外滞胀风险下半年上升,需要观察央行货币政策空间是否会受到一定挤压;

2)基本面反转?目前市场的共识是,经济底部已现,但反弹斜率不要预期太高。疫情反复下,不排除经济出现“W”型反弹形态。7月中旬公布的6月份数据或许是一个观察窗口,观察经济复苏的斜率和二阶速率。近期,钢铁、铜、铝等大宗商品价格出现暴跌,反映经济需求并没有市场预期的那么好(图3)。

图3、部分大宗商品价格近期出现较大调整

3)房地产回暖?这是一个关键变量。从克尔瑞数据看,全国80个重点城市城市交易量整体出现了边际回暖,但速度仍然不快(下图)。鉴于很多民营地产巨头处于“濒死”边缘,当前这个回暖速度下,不排除有民营巨头等不到房地产的春天了,其冲击仍不容小觑。近期出现的中部某地的村镇银行,以及华东某城商行传闻,本质还是房地产入冬的冲击。地产不回暖,未来风险或许不断从意想不到的地方冒出。

4)海外滞胀冲击?过去一段时间,A股对美联储加息确实出现免疫。但随着美国及海外经济进入衰退,叠加美联储加息节奏不减,持续压力下,A股能否始终谈笑风生,风景这边独好?特别地,如果下半年油价和海外粮食价格超预期,会否出现输入性通胀?这将是影响股市走势的关键变量。

5)半年报考验?近期涨幅居前的一些成长股,除了极个别高景气赛道外,半年报仍面临较大考验。特别是在股价涨幅较大情况下,一旦盈利回落超出预期,则调整风险仍然较大。

03

短期内,年线附近或将

检验反弹成色

当然,长期牛市从来不会一蹴而就,市场的节奏往往会进二退一。中短期内,市场已经来到年线附近,反弹,还是反转,A股或将真正面临考验:

从技术面来看,年线是一个真正意义的压力线。年线上方盘踞着2020年7月以来的巨量交易筹码,需要极高的成交量和极强的反转性利好驱动才能突破,而且突破肯定不会一蹴而就。

图4、年线上方分布着数年的筹码,突破难度极大

从政策面和基本面看,需要进一步实质性利好兑现。否则,这波反弹中形成的获利盘或将了结离场。

结合基本面、政策面和技术面分析,指数一蹴而就地突破年线、并打开向上空间的反转性行情概率仍然偏低,不会高于40%。极端情况下,指数或将上摸3500点,但反弹大概率或将终止于此。从筹码分布看,此处或将迎来更沉重的卖盘。当然,市场总是超出市场预期,我们将密切观察基本面、政策面的动态,听从市场声音,适时做出更新判断,而非为了捍卫观点,而固执己见。

当然,短期回调仍不改长期向好的趋势。某种程度上看,进二退一或许是指数走势更健康的表现,短期上涨太快或将酝酿着风险。

中长期看,我们对A股前景无比乐观。这种乐观不是口号式的、宣传式的,而是发自内心的、带有专业判断的。在全世界比烂的时代,我们的腾挪空间更大、所处位置更好、纠偏能力更强,未来的产业升级机遇也将层出不穷,未来十年中国股市结构性机会、时代性机会将更加激动人心。

(李宗光为华兴资本首席经济学家、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)

  • 随机文章
  • 热门文章
  • 热评文章

抱歉,评论功能暂时关闭!